在国画与水墨画间穿过

李明的左侧10平方米有幕布道具,右侧10平方米有笔墨纸砚  20平方米的家,左侧10平方米有幕布道具,右侧10平方米有笔墨纸砚,左一半是摄影天地,右一半是绘画净土,他在这20平方米里不断地穿越。他是山西国税系统的一名公务员,工作中是税务宣传工作的行家,业余是摄影艺术和写意画的名家,他叫李明。  一逸一趣是写意  李明从会握笔画出一个圆的那时起,就再没停止过画画。他笑谈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是怎么教六年级同学临摹自己简笔画的;也谈到为了在县文化馆偷学绘画是怎么打水洗盘子才不至于被赶走的;还带着记忆的苦涩,故作轻松地说起因父亲去世,家里无力供他学习美术,只好在陆军学院读了军事指挥专业的无奈。凡此种种困难,没有停止他对绘画的追求,无论在部队当文化干事还是转业到税务系统做美术编辑,他总会把工作和美术结合得很好。  没有老师,就四处请教,买画册,看画展,临大家,远到八大山人,近到祝焘,他说:“喜欢画,就要对画负责。”没有理论,就一张张地从实践中体会,每天练画三五幅,一年到头留下的却只有区区30余幅,剩下的都会被他亲手撕掉。在毁掉习作的过程中,他也在不停地反省和推翻自己,不断地成长。他说:“卫夫人对其子王献之有典故云吾儿磨尽三缸水,惟有一点似羲之。我也在不断地废画,以前我总是今年毁去年,这月毁上月,我希望今后我能做到明天就毁掉今天的。”  李明喜欢画花鸟,他笔下的鸟儿是最让人动心的:褐马鸡会踏雪寻梅,小鸭子会羞涩地躲避爱人,八哥会狡黠地各栖一枝,或许他画的不是鸟儿,是他的心。所以笔下的鸟儿才会像他一样有闲情逸致,一样崇尚美。褐马鸡是他最近喜欢用的意象题材,这种具有山西地方特色的“神鸟”,很少有外地画家涉及,作为本土画家,他拾起这个山西鸟儿,放到纸上,用笔给它们添些灵气。  一虚一实是摄影  李明接触摄影是因为美编和宣传工作的需要,随着对相机的熟悉,他渐渐不满足于只拍拍会议活动照片,便开始在生活中研究摄影,这样,从利用摄影记录影像到利用其进行艺术创作,让他从摄影工作者变成了一名摄影爱好者。2002年,他只身到清华美院进修摄影专业课程,2003年就加入了全国摄影家协会,完成了从摄影爱好者向摄影家的华丽转身。从此,他根据经验感受、生活阅历配以自己独特的感情特质,开始了人物摄影创作艺术。  李明以衣服为美而不为暖的 “审美功能”作比,表达他对摄影的功用定位在艺术,而非纪实。他总说:“画画想到就能画到,摄影想到却不一定能拍到。”所以在他的摄影作品中,为了表现主题,李明会通过造景来构建自己的艺术理想。  《纯真年代》就是用当代的模特表现过去人的精神风貌,用现代道具构造当年的社会环境,寻找70年代的纯真气息。纯真年代的创作灵感是他对“真”的理解“人在记忆中最真最深刻的东西,便是青春懵懂时候见到的东西”,题材来源便是他生活过的时代和乡村,但构建一个70年代并不是件易事,为了表现那时的物资匮乏和精神纯净,想找到合适的道具更是难上加难。为了道具,他动员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同事朋友也鼎力支持,不管在中国的哪个角落,一旦发现沧海遗珠就立刻买到邮寄给李明。所以,照片中的红头巾、尼龙袜子、布底鞋,我们根本猜不出是哪里来的,或许来自内蒙古,或许是西藏,或许是山西的某个县。服装为表现春夏秋冬和高矮胖瘦的不同,共做了48套,人物为了表现青春朦胧,模特都是从山西各地选来的12岁到18岁不等的少女,用她们的肢体语言和眼神来表现主题。整个系列在太原、榆次、兴县、晋中、太谷五地拍摄了近四年才完成,2012年定稿。而这个题材他还一直在跟进中,续拍《纯真年代》。  影画相融是精神  说到画与摄影,他总结二者之间关系“相得益彰”,他觉得画画让他的摄影有了意境,摄影让他的画有了章法。但笔者觉得,摄影与画画融合在一起,便是李明的精神崇美尚善。  李明谈到税收政策、税收宣传时眼神是犀利的,说到绘画和摄影时是温和的,聊到生活是豁达的。当看到他托着相机,一半脸被镜头挡住,冷峻的眼睛审视着眼前的比例和构图的时候,我想象不到他还会画出俏皮的竹鸡;当看到他一气呵成,笔墨不拘一格,用色大胆的时候,我想象不到他能拍出少女眼中流露的细致情感。  李明喜欢仓央嘉措,随口溜出一句“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突然让人不难理解他镜头中的人物和笔下的花鸟为何都充满了想象和逸趣,这源于他对美和爱的信仰,源于艺术家的人文精神。但据他说,自己对工作和艺术的追求却得益于几年的军旅生活,让他有了面对任何事物都坚持下去的勇气和毅力。  李明喜欢一首藏族歌曲 《在那东山顶上》,音乐悠扬空灵地像朝圣者的心,温柔多情地像蒙昧时期的爱情。歌中的虔诚和对美好的追求正是他对艺术的态度,不管是摄影还是绘画,他说:“我就是想用作品表现美好,用美好感染别人。”

本文由743好彩免费资料大全发布于734天天好彩免费大全,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国画与水墨画间穿过